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爱恨交织
爱恨交织
张莹月从高潮中昏迷后醒来,我已经做好了去坐牢的准备,然而,她却面无表情的在我面前是餐巾纸清理了下身,将衣服穿好之后站起来,只对我说了三个字,“张莹月。”而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被我强奸的女生,就是学校的校花—— 张莹月

  我知道我不用害怕被警察知道了,因为从张莹月告诉我她的名字那一刻,我就知道她是不会将刚才的事情说出去的。看着张莹月腿脚发软的的离开后,我双手枕在脑后躺在山包上,神情悠闲的仰望天空,回味刚才美妙的感受。

  虽然刚才已经在张莹月的身上发泄了一翻,可是,一想到她美妙的胴体,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面那种包裹、湿热、滑腻的感觉,小弟弟又翘了起来。

  片头看着张莹月刚才躺过的地方,发现草地上有一片光亮的水迹,我知道那是刚才日张莹月的时候,龟头刮着她的阴道壁带出来的淫水。

  再一看,地上张莹月清理下身的餐巾纸,上面沾满了她自己的淫水和我的精液混合的液体,闻到一股弥漫在空气中的腥臊味。我却不讨厌这样的味道,反倒是有一些喜欢,就好像闻到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用力的嗅了嗅,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闭上眼睛。

  过了好久,我才从草地中走出来,然后向宿舍走去。在路上,既为日了校花而心情舒畅,但是,接着又因为张莹月不是处女而有些生气。尽管我从来没有搞过女人,但是从书上了解到的知识,我知道如果张莹月是处女的话,那么我在将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面的时候,阴道会受到抵触,而且从张莹月的表现来说她肯定不会是像我一样是个初哥,显然她早就已经跟其他的男人搞过。尽管张莹月不是我的什么人,但是,我还是十分不爽她竟然在我之前和其他的男人上过床,好像她的贞操已经是被我破才是合情合理的。

  也许,正是由于张莹月的这种“不忠”,使得我在未来的几天之内,一点也不想她,就好像一个得道高僧对女色一点也不感兴趣一样,看到其他的女人一点感觉都没有。

  大学的日子很清闲的,除了上课之外,其他的时间都是由自己自由分配,或是去图书馆看书,或者是自己看自己喜欢的书。而我并不是一个好学习的人,上了课之后一般都是到网吧上网,看一看小说。

  和往常一样,上过课之后,我来到红河谷网吧。不过,没有坐多久,感觉有一个人站在了我的身后,并闻到一股似曾相识的味道,不由地往后一看,发现张莹月板着一张脸,一副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用杀人的目光看着我。不过,不得不说,漂亮的女人不管是如何,在男人的眼中都是那么的漂亮。

  看我看了她一眼就又回过头玩电脑,张莹月站到我的身旁,扯了一下我的衣袖,压低声音呵斥道:“为什么这么多天不来找我?”

  我抬头看着张莹月一脸生气的样子,茫然地问道:“我们是什么关系啊,我要去找你?”

  “你……”张莹月显然是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回答,十分生气的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愣愣的站在哪里,晶莹的泪水就在张莹月的眼眶里打转,一脸委屈地盯着我。

  这让我感觉十分的不舒服,心中有些不自在。不过,对方在被强暴了之后,而别人还没有去报案,这个恩惠可就大了,可以说用一生来偿还都不为过。我拉着她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我语气缓和下来,张莹月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雨打梨花,甚是楚楚可怜,“你这个混蛋真是狠心,对人家那样子,之后竟然对我不理不睬。我真后悔没有去报警将你这个混蛋抓起来。”

  “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我瞪眼盯着张莹月的眼睛,一脸我被你打败了的表情。其实在我心里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因为我想起了张莹月在承受不了我的宠幸的时候,曾经说过“我以后再让你日”的话,难道是说她忍耐不住找我是为了上床?

  也许正如我心中猜测的那样,张莹月的脸顿时绯红,本来就美艳动人的她更是美艳不可方物,让我的心跳加快,好像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一样。张莹月妩媚的白了我一眼,嗔道:“你对我那样,难道你就不应该来讨好我,让我原谅你么?”

  “这个啊……”我顿了一下,说道:“反正我们两个不是同一世界的人,毕业之后各奔东西,这一辈子怕是见不着了,你原谅不原谅我,我觉得都无所谓。”

  听了我的话,张莹月一脸难过的表情,“难道我在你的心里……只是你一时兴起泄欲的玩物吗?”

  “你要这样说也未尝不可。”我淡淡地说道。

  “你……”张莹月突然站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横眉瞪眼地叫道:“wdjsgx61你这个混蛋,我……”

  我立刻站了起来,捂住她的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在其他人向我这里看过来的时候,搂着张莹月的腰肢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然后凑到她的耳朵前轻声问道:“你是不是发骚了,想要找我日你啊?”说着我的右手钻进她的裙子里,大拇指按在她的阴阜上。

  也不知是我说的话,还是我的大拇指压在她的阴阜上顺时针揉着让她产生了感觉,她的身子一颤,然后就瘫在我的怀里,左手抓住我使坏的手想要从她的裙子里拉出来。可是,我又怎么会如她的意,在她浑圆丰腴的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的那种柔软的感觉,就让我差一点把持不住想要将掏出阴茎插进她的玉壶里使劲的捅,但是这可是在网吧,不是什么别的地方,只能够摸一摸她的阴阜过一过干瘾。

  “快……快住手……你在这个样子……我要忍不住了。”张莹月两条腿并拢,双手紧紧地拽着我心口的衣服,埋首在我的怀里说道。

  “哦?”虽然手被夹住动不了,但是手指头却是可以动的,于是,中指上下撩拂张莹月的胯部,让她感觉有一只蚂蚁在自己的胯部来回爬行,脚趾踩在她滑嫩的肌肤上让她酥痒难耐。“你……想要干什么呢?”

  张莹月扭动了两下,嗫嚅道:“我……我要叫了。”

  “叫?”捏着张莹月滑腻的下巴抬起来,笑眯眯地看着她,见她闭着双眼,抿嘴含羞带怯的模样,让我忍不住在她红润的嘴唇上啄了一下,“是不是很痒啊,要不要我帮你止痒啊?”

  也不知道张莹月是不是因为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脸红扑扑地说道:“要不是我想得厉害,我就不会来找你了。”

  “那我是否该感谢咱们校花的垂青呢?”

  张莹月可爱地皱了一下鼻头,说道:“当然。”

  “如果我拒绝呢?”

  “啊?”张莹月一怔,情动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双眸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过了好半天才开口说道:“你是不是看到我这样主动的找你,是不是觉得我下贱,就可以任意的对我?”

  “难道你不下贱么?”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张莹月的眼睛,“既然来求我,那么就要有一个样子,在我面前就不要摆出一副我是校花,我高高在上的架势,这让我心里十分不爽。”

  虽然脸颊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但是,张莹月脸上的表情却异常的冷,“你不要不识好歹,只要我愿意,只要招一招手拍着队的人想和我上床。”

  听到张莹月的话,我毫不客气的将她推到地上坐着,冷声道:“既然这样你找我干什么?”说完,我也没有心情上网了,站起身就向柜台走去。

  当我走出网吧,张莹月从网吧里冲出来,拦住我的去路,恶狠狠地说道:

  “你敢这样对我,你信不信我跑到派出所告你强奸我,让你去蹲大狱。”

  我将脸凑到张莹月的耳旁,说道:“你还说你不下贱,为了能够让老子日你,竟然用这样的理由来威胁我。”

  听到我的话,张莹月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堪,双手拽握成拳头,因为太用力的缘故而身材微微地颤抖。看着张莹月的样子,我一副害怕她将我强奸她的事情捅出来,随意说道:“走吧,我们去旅馆。”

  走了两步看张莹月没有跟上来,我回身走回她的身边,问道:“你不是很想我日你吗,怎么我愿意了你又不走了。”

  张莹月甩开我抓住的手,说道:“哼,你以为这个世上就你一个男人吗,本小姐是挺想念你的大鸡巴的。但是,本小姐找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一样能够让我爽。”说完掏出手机,拨通电话,高傲地转身。

  听到张莹月的话,我感觉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人用大锤打了一下,十分难受。

  两眼愤怒地看着张莹月边走边用娇滴滴的声音打电话的样子,一个箭步冲到她的身后,然后揽住她的细腰,抱住她的大腿,将她扛在肩头上,怒气冲冲的向旅馆走去。

  “你这个混蛋干什么,还不快将我放下来。”张莹月胡乱地敲打着我的后背,“快放我下来,我的手机掉了。”

  对于张莹月的敲打和喊叫,以后路上的人一脸好奇的看着我们,我都置之不理,心里只是想着用最快的速度冲到旅馆,然后将张莹月丢在床上,然后狠狠的肏她的骚屄。

  将张莹月用力的扔在床上后,她翻过身,脸上一点也看不到愤怒的表情,反倒是犹如捡到了钱一样,左手支着脑袋,嘴角含笑地看着我,“难道说你爱上我了?”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上了这个女人的当,“谁会爱上你。”我将头偏向一边不去看张莹月。

  “哦?”张莹月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你没有爱上我,为什么在听到我去找其他男人的时候会那么生气呢?”

  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真是想法,我装出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然后恶狠狠的扑倒床上,然后解开皮带,拉开拉链,连同内裤退下来,露出早已经整装待发的阴茎,左手绕到张莹月的腿下面,横着将她的腿扯开,食指钻进内裤里面,勾着裤衩将内裤向左一拉,露出张莹月白嫩水嫩的阴阜,然后捏住阴茎对准她的阴道口,屁股一沉整根阴茎插入到张莹月的阴道里,“你这个欠肏的贱货,你不是发骚吗,今天老子就肏死你。”说着我大力的抽插着,一次快过一次,心中希望每一次比上一次更进入到张莹月的肉体里。

  这一次,张莹月忘情的呻吟着,配合着每一的抽插,“啊……嗯……呜…… 的从她长大的嘴巴里面叫出来,声音之大我想整个旅馆的都能够听得到,让我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找了这么一家旅馆。

  “你这个贱货还真是骚,表面上看一副端庄娴静的样子,想不到在床上竟然这么淫荡。”我一边用力抽插着一边骂道:“我日,我日,我日烂你这个骚货。”

  在品味阴茎进出张莹月那柔嫩、多水的蜜穴包裹的舒爽感的同时,心中不自觉的想到张莹月在别的男人下面也是这样一副样子,心中就好像有一把火在熊熊燃烧,因此每一次的挺进都卯足了劲,想要将张莹月的屄给肏烂了,看以后还有没有男人愿意日她这个“烂货”。

  可是,我大力的肏,没有将张莹月的屄给肏烂了,反倒是让张莹月越来越疯狂,左右摇晃着脑袋,“咿咿呀呀”的叫喊着,十分的享受,让我心里十分憋屈。

  我用力的挺向前一挺,尽管我还没有得到完全的发泄,但是,我还是停了下来,两眼死死地盯着满头大汗、面红桃腮、头发凌乱的张莹月,问道:“有多少个男人日过你?”

  张莹月看着我,薄嗔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人家都要高潮了,你却停了下来,快点,来!”张莹月挺了挺屁股,见我还没有动,停了下来,看了我十来秒钟之后,突然扑哧一笑将头偏向一边,然后掩嘴笑个不停,随着她的嬉笑,胸口那对就算是躺着依然浑圆挺拔的乳峰犹如水囊一般晃动着,上面两颗坚硬的乳头让我晃眼。

  过了好久之后,张莹月才忍住了笑,看着我说道:“想不到你还有处女情结呢。”

  我直言不讳道:“是又怎么样。”

  张莹月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笑了起来,又过了一会儿,才嬉笑着说道:

  “那你干嘛不在强奸我的时候调查清楚我到底是不是处女再下手?”

  张莹月的话让我十分郁闷,是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竟然在意一个与自己没有关系的女人是否是处女,这不是吃饱了没有事干嘛。但是,我就是在意。

  “你跟多少人上过床?”我又问道。

  张莹月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儿,明亮的双眸中闪过一丝捉弄的颜色,用挤兑的口吻说道:“我跟多少人上过床关你什么生气啊。”说完,将头偏向一边不再看我一眼。

  看到张莹月刚才脸上仿佛遇到一个死搅蛮缠的神经病一样的表情,这让我十分的抓狂,双手抓住她的胳膊,用力的摇了几下,冲着她嘶吼道:“我问你,你跟多少人上了床,说,不说老子今天掐死你。”

  看着我愤怒的表情,张莹月露出害怕的表情,不过这样的表情一闪而逝,突然抬起手捧住我的脸,然后抬起头吻了我一下,两眼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说道:

  “你喜欢上我了。”

  “没有!”我斩钉截铁道:“我才不会喜欢一个被别的男人骑过的女人呢。”

  听了我的话,张莹月莞尔一笑,说道:“算你这个混蛋有一点良心,不枉我没有去告发你。来吧,继续咱们未完的事业。”

  “你……”

  张莹月嘟着嘴说道:“好了,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亲爱的快嘛。”

  看到张莹月冲我撒娇的模样,以及妩媚的眼神,我不否认我真的是爱上了这个淫荡的女人。我努力掩饰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板着脸说道:“快个屁啊,你还没有告诉我你跟多少人上过床,我才难得日你这个烂货呢。”说完我将阴茎从张莹月的甬道里抽了出来,然后翻身躺在床上,两眼望着天花板。

  见我从她的身上起来,然后躺在床上,张莹月气呼呼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叉开腿骑在我的身上,一手抓住我硬邦邦的阴茎,一手用食指和中指扒开自己的阴户,对准自己的阴道口就想要插进自己的阴道里。可是,我却怎么都不愿意让她如意,如此再三之后,张莹月只能够气馁的坐在我的肚子上,生气的用手拍了一下我的胸口,气鼓鼓地说道:“你这个混蛋,我跟多少人上过床真的对你这么重要吗?”

  我闭口不答。

  见我将头偏向一边,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然后说道:“我跟……”张莹月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板着手指一边又一边的数。

  “你……”看到张莹月一遍又一遍的扳着手指,我的心随着她收起的手指越来越难受,连带着阴茎也软了下来。

  在我难受得要死的时候,张莹月突然竖起食指放到我的眼前,说道:“我跟一个男人上过床。”

  “一个?”

  张莹月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顿时气急败坏地坐起来,抓住张莹月的肩头,冲她吼道:“那你干什么刚才数来数去的。”

  “你管得着么。”

  “那个人是谁?”

  “我不说。”

  “说!”

  “你抓痛了我。”张莹月前后晃动着她圆润的肩膀,但是,我的力气却越来却大。“快放开,我说还不行嘛。”

  我放开张莹月说道:“谁?”

  “你呗,还有谁啊。”张莹月说完偏头看了一眼被我抓过的地方,突然尖叫起来,“你这个混蛋,竟然这么用力。”然后气呼呼地瞪着我,样子十分的可爱。

  “你……你说你只跟我上过床?”

  “不就现在么。”

  “也就是说,我是你第一个男人?”

  “那你还以为我有多少个男人啊。”

  我将张莹月推到一边,然后站起来,手指着她,居高临下地说道:“你当我是白痴啊,如果我是你第一个男人的话,为什么那天你没有流血啊,还有你看看你刚才那个淫荡样,一看就知道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你还说我是你第一个男人,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

  “你爱信不信。”张莹月在将被子放到床头,然后半躺在上面,白了我一眼,说道:“你以为少了你那根鸡巴我就不行了啊。”

  然后,我就看到张莹月在我的面前,张开两腿,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将另外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伸进自己的阴道,大拇指按着阴蒂,动着娴熟地手淫了起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