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年轻流浪汉
年轻流浪汉
白天去离学校远点的地方捡些破烂换钱,没事就蹲在路边看女人,日子倒还好过。但一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没碰过女人的年轻流浪汉就难熬了。在堆满了破烂,臭气哄哄的小屋中,我躺在垃圾堆里,拿着那个女生污秽的内衣,那种欲望又开始燃烧起来。女生厕所外的那堵墙,已经成了我无法抑止的向往

  终于有一天,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煎熬,那个雪白柔软的胴体战胜我的胆怯,我走出屋门,向女生厕所外的那堵墙走去……我来到那堵熟悉的墙外,一开始还是不免有些害怕。过了半天发现这里还是像往常一样,连个人影都没有,胆子就渐渐放开了。

  等到她们下课后,我卧在厕所外墙下,在那个小洞里静静的欣赏着那些我期盼已久的稚嫩的下体……我却更是心痒难搔了。在那个已经抑制不住的欲望中,一个大胆的想法慢慢的浮现在了我脑海里……我在这里已经呆了半年多了,对这一带,特别是这所学校已经很熟悉了。这所学校夏天和秋天要上夜课,而且要上到晚上九点多,晚上放学后有极少离家太远的学生住在学校,大部分学生回家住。

  学校的位置很偏僻,离得最近的村子也有四五里地。回家的都要经过一条小土路。我在那条小路上来回转了几次,发现这条小路有五里多长,旁边全是是玉米地,现在是八月份,玉米已经长的很高了,白天一个人走都阴森森的。夜里在这条小路上走的女学生都是三五个一块儿走,很少有独行的。

  我一开始躲在玉米地里,偷看着这些白白嫩嫩的女中学生打着手电筒一个一个的走过去,直流口水。后来就偷偷跟在她们后面尾随。一开始我有些害怕被她们看到,后来我发现这种感觉和在女生厕所外面偷窥还要刺激得多。于是从那以后我几乎天天晚上九点多在那条小路上跟随着这些放学的女学生。甚至有时候我把阳具掏出来,边盯着前面一个个稚嫩的屁股,边打着手枪……有一天晚上,我跟完几个女学生,正走在回去的小路上,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个人影,手里拿着手电筒从对面走了过来。

  一般我尾随完后就躲在玉米地里,直到最后一批女生走过去,时间已经很晚了。在这样漆黑的小路上,我回去的时候很少能遇到人。一开始我以为一定是个男学生,没在意。走近点的时候,我隐约看着好像是长头发,身材也又瘦又小,心里就突的跳一下。

  我走过去,故意凑过去用力撞了她一下,听她啊了一声,声音很尖,应该是个女学生!我立马站住了。她拿手电筒照了我一下,扫了一眼,扭头就快步走了。

  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心里狂跳不止,脑子里的念头转了无数个,终于随了上去。

  跟了这个人一阵,发现很像女中学生,很瘦弱,身高也只有一米三四左右。又跟了一会儿,确定了是女学生后,我便朝她追了过去。她听到后面有人追她,拿手电筒往后照了一下,看到了我这个像野人一样,又矮又丑,混身脏兮兮的疯子,吓得撒腿就跑。

  守了这么长时间,我心想既然遇到了,放过了太可惜了,一狠心,快跑了过去。她发现我真的是在追她,跑得更快了,嘴里还胡乱尖叫着:“妈……爸…妈……”我明知道这个时候不会有人能听到,但心里还是有些害怕,发足向她狂奔过去。

  毕竟她只是个小女生,没跑几步我就追上了她,伸手往她背上用力一推,她趔趄了几步,噗地摔在了地上。

  本来我还有点胆怯,但就在把她推倒的一刹那,我就什么也顾不得了。没等她叫出声来,我就捂住了她的嘴。她拼命挣扎,两只手往我手上乱抓乱挠,我一下把她拽起来,一只手用力捂着她的嘴,一只手往她肚子上狠狠地捣了一拳,她一痛两手捧着肚子,身子弓了起来。我把她的手电筒踩碎了,踢到一边,就把她往玉米地里拖。她又想挣扎,但我哪儿能让她挣脱得开……我拖着她往玉米地深处走了好一会儿,离外面已经很远了,我才把她一把摔在地上。我拖着她走了这么长时间,她已经很累了,再加上惊吓,已经站都站不起来了,但还是边哭喊救命边努力的往外爬,我等她爬了几下,一脚踹到她头上,又伸手抓起她的头发,扇了她几个耳光。她两只手已经没什么力了,还是往我脸上抓,我又狠狠的扇了她一顿,狠狠地说:“再不老实我打死你!”她跪在地上哭着求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啪的一声甩了她一耳光,一下就把她打倒在玉米上,压倒了一片玉米,抓着她的头发骂道:“去你妈的,别说话!”伸手就去扯她衣服,她边哭喊着:“饶了我吧!”边用两只手拼命护住自己,我提拳头往她头上狠狠地砸去,边砸边骂:“妈的,不听话我就先打死你!”

  她死命地用手护着自己的衣服。我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一只手按住她的头,把她的脸摁在地上,狠狠地把她的脸往地上撞了几下,又一下把她翻过来,用力把她的手掰开,狠狠的往她一只手上跺了几下,才踩住不让她动。我一只手抓住她的另一只手腕,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扯去她的衣服,她只要一挣扎,我就往她头上踢几脚。没多大会儿,她身上就被我剥得精光了。她被我打的不敢再挣扎了,哭着说:“求求你让我回家吧,求你了,我才十四岁……”

  强烈的兽欲在此刻已经完全占据了我的理智,哪儿还能管她十几岁!伸手就在她身上胡乱摸了起来。她身上的两个奶子还没完全发育,乳房很小,乳头就像豆粒似的:阴毛若有若无,很柔软,阴唇嫩嫩的,似乎一掐就能掐出水来。我摸了一阵,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她胸上,把我的大鸡巴对准了她的脸。她一看到这根又粗又长的大阳具,吓坏了,把头转了过去。我的屁股坐在她娇嫩的乳房上,用力转动着,一只手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抬起来,一只手拿着鸡巴往她嘴里塞,十四岁的女学生别说含过鸡巴了,估计见都没见过。她一挣又把头转到了边,我打了她一耳光,恶狠狠地喝道:“给我含住!”她才流着眼泪委屈地把龟头含到嘴里。我是捡垃圾的,从不洗澡,身上就又脏又臭, 我打飞机的时候又喜欢直接射在内裤里,内裤也从来没洗过,鸡巴上的异味更是可想而知了。她刚把我臭哄哄的龟头含进嘴里,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直冲到她胃里,她一张口想吐,我两只手抓着她的头发,用力把鸡巴往她嘴里一插,一辈子没洗过的大龟头直捅进了她滑滑的喉咙里,她身子一抖,脖子挺的直直的,喉咙呕的一声,嘴里和鼻子里喷出一些呕吐物,眼泪被呛的哗哗直流,两手一下子紧紧的抠住了地上的泥土。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继续用力地往她喉咙里猛插。她被呛的直想咳嗽,但喉咙被我的龟头来来回回的插着,一下也咳不出来,只能在鼻子里吭吭的喷。一时间她的眼泪、口水还有她呕出来的东西混合着我的精液,顺着她的脖子流得她胸脯上到处都是。我两脚踩着她的胳膊,两手抓着她的头发,她想挣扎也动不了。大鸡巴在她喉咙里狂插了几十下后,她因为呼吸困难已经缺氧了,身子有点发软。我把鸡巴拿出来,双手一放开她的头,她一下就瘫在了地上。

  我蹲在地上摸了她一会儿,又把鸡巴插进她嘴里,这时候她因为缺氧已经半晕了,根本无力反抗。我便反爬在她身上,把她的大腿分开,鸡巴在她嘴里抽插,我用手玩弄起了她的下体。用手揉搓了一会儿,我一张嘴含住了她幼嫩的小穴,舌尖在她阴部之间那道小缝里转动起来,两手在她的大腿上摸着。我贪婪地吮吸着她小穴,摸着她的柔嫩的大腿,我的鸡巴在她嘴里顺着她软滑的舌头捣向她又细又滑的喉咙。没多大会儿,我硕大的龟头已经膨胀的像要裂开一样!我往她喉咙里狠捣了几下,猛地把鸡巴抽出来,翻身起来,在她两腿间跪下来,两手她的腿弯处往上一扳,身子向下一压,一只手握住已经胀像铁一般的坚硬且粗大阳具顶向她的小穴!

  虽然我已经26岁了,但我还从没操过女人。我握着一只手都抓不过来的粗大阴茎,在她小穴旁蹭了几个来回,却怎么也找不到进去的地方,我的大阳具更是胀的难受了。我就用另一只手在她阴部抠,抠到一个小洞,便把小孩拳头般大的龟头捅了过去!

  她明明知道下面将要发生的事是无法抵抗

  的,但还是绝望的哭喊着挣扎了几下。我伸手把她死死地按在地上,下身用力往里一顶,整个龟头插了进去,顿时被她这个十四岁的小处女,还没完全发育的阴道紧紧的包住了,龟头的下面的阴茎被她的小穴紧紧地勒着,那种从没有过的快感在一霎间冲满了我全身!紧接着我又往里一顶,大鸡巴在她紧紧的阴道里进去了一小半,好像顶到了一层东西,同时她身子猛地一挣。我怕她再挣扎,上半身爬在她身上,两手把她的腿抬了起来,往前一送,大鸡巴顺势又向她阴道里狠狠一插,她的处女膜一下便被我的龟头刺破了,我的整个鸡巴插了她小小的阴道。她“啊”的了一声痛苦的尖叫,身子一阵抽搐。这时的我已经完全沉醉在了这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中。在她痛苦绝望的哭叫声中,我的硕大的鸡巴无情地在她还没长成的阴道里抽插着。她嚎啕大哭着叫道:“啊……痛死我了…不要…啊……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不要…求求你了…”她痛苦的叫声把我的兽欲彻底的点燃了,我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大鸡巴在她紧紧的小阴道里捣的越来越狠,她的外阴很快就被我越来越粗的阳具撑的裂开了,而我的大龟头还在无止境地膨胀着……漆黑的深夜,漫无边际的玉米田里,我压在她娇小的身上,粗大的阳具狠狠地蹂躏着她稚嫩的肉体。只有风吹过玉米叶沙沙的声音,和她痛苦呻吟声和哭声,还有我的下体和她的下体间猛烈撞击的声音……就在我享受着平生以来第一次最快乐的时刻,在这寂静漆黑的夜里,突然听到远远的有人喊:“小茹…小茹……”在我身下这个被我折磨的筋疲力尽,已经快要晕死过去的女中学生,突然不知从哪儿来的力量,猛地一挣,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爸……”

  我一惊,急忙伸出左手捂住她了的嘴,她拼命地挣扎,双眼瞪的好像要暴出来一般,用力摇着头,嘴里急促地唔唔着,双手死命地想抠开我捂在她嘴上的手,两腿乱踢乱蹬。我左手用力按住她的头,提起右拳往她头上猛击过去,啪啪几声闷响,直打的我的手生疼。被我狠砸了几下后,她的叫声越来越微弱,慢慢的不再挣扎了,愤怒的双眼渐渐失去了光芒,终于双腿一伸,两只手无力的垂了下来。

  玉米田外那个急切地叫着小茹的声音此时奔我们俩这里越来越近。此刻我在这深黑且潮湿的玉米田里,已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嘭嘭心跳声和急促的喘吸声。稍定了定神,赶紧站起来,提上裤子往前跑了几步,一回头看到夜色下这个已经软瘫在玉米地里,一丝不挂,像藕一样白的胴体。我下半身还没发泄出来的那股强烈的欲火又烧了起来。一咬牙,回身将已经晕死的她抱了起来,抗在肩上,往前急奔而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