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淫荡娇妻的礼物
淫荡娇妻的礼物
上次玩过换妻没几天,我发现佳卉和志凯家距离我公司很近,就在不到一公里外的城中村里,再加上志凯经常加班到很晚,我每次晚上健身后回公司前都要去她家蹭一炮
  虽然佳卉并不是什么美女,功夫也实在不怎么样,但是最近吃惯了我老婆这种豪华大餐,小玲这种精美小点,林姐这种豪爽硬菜,不加修饰简单淳朴的邻家人妻佳卉却像一道原汁原味的家常菜,吃起来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尤其是每次趁她老公不在时去她家里,看着她欲拒还迎的样子,让我也体验了一把勾搭人妻偷情的快感,真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啊。
  一开始佳卉还有些抗拒,不好意思。但是随着我不断的甜言蜜语,送出的小礼物,小浪漫,佳卉这种没谈过恋爱的女人哪里抵抗得了。这才没几次,只要我去她家,她就能自己岔开大腿让我肏。这也让我坚定了要磨炼好自己的本事,和对自己老婆更好一点,不能让我老婆也连心都被人抢走了。
  我也投桃报李,带着小玲和志凯夫妻再换一次,顺便在实验实验我和阿光学的几个新招数,和我买的几个新宝贝。
  不过一个新的项目刚开始总是格外的麻烦,每天都好像有做不完的事情一样,虽然冷落了老婆,让我感到歉疚。明明是我把她变成了一个荡妇,可是这段时间却可能却没时间肏她,或者带着她去挨操。
  而令我庆幸的是,刚好老婆月经来了,本来经期我也偶尔玩玩老婆的后门,不过后来我却放弃了。一是为了她的健康,二来也是休息一段时间才能让她的性欲更加猛烈。三来也是为了新鲜感,甚至我打算以后每个月只和她玩一到两次调教游戏,以保持新鲜感,否则,再好玩的东西也会腻。
  当然了,我也可以专注的把新项目的落地做好,然后这一两次我准备都留在她月经前后,给她最好的感受和最极致的满足。
  这天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后,老婆就温柔的给我放好了洗澡水,准备好了饭菜,全是我最爱吃的。饭后,我也总算是休息过来一些,这是我这七八天第一次早回家,老婆看着我,温柔的给我倒上一杯威士忌,然后躺在沙发的另一边。
  这两天,我只要一回家,就会让老婆把脚洗的干干净净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恋足癖也越来越严重了,总喜欢玩弄她的美脚,顺便抹上一些天然精油,好好的捧在手里把玩一番,既保养老婆的美脚,又满足了我。
  有些人恋足会喜欢所谓的“原味”,但是对我来说,臭就是臭,我更喜欢把老婆或者小玲的美脚洗的干干净净的,坐在沙发上,细细把玩,此刻我就享受着这个游戏。
  老婆躺在沙发另一头看着电视,一边和我聊几句,没一会老婆突然美脚往回一收,轻轻放在我的胸口上撩拨着,温柔的问我“老公,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老婆的问题让我一愣,难道我错过了什么纪念日?老婆看着我懵了的样子,捂嘴笑了:“今天是你生日,我的笨老公,你别老是这么忙,家里钱够用,你多注意身体。”
  我这才注意到,老婆今天穿的不是睡衣,而是一条黑色的长裙,下面还穿着一条网眼袜,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很明显是有备而来:“老公啊,你想要什么礼物啊?要不要我改天再送你一个大美女玩玩啊?”
  “切,还大美女呢,能有多美?难道还有女人能美的过我老婆不成?”老婆对我的花言巧语没什么抵抗力,满是得意轻轻踢我一下,娇媚的骂道:“去,油嘴滑舌,我要真那么美,你还到处拈花惹草的啊?”
  呵呵,不油嘴滑舌,怎么能把你玩的这么骚。我故弄玄虚的说:“这不一样,你们女人啊,总想要男人十全十美,男人可不是这样的。”
  “哦?有什么不一样的?老公,话说回来,你到底更喜欢和谁做爱啊?”老婆娇媚的趴在我的身上,用纤细的食指在我的大腿上漫无目的的划动着。
  “你这是一道送命题,你看我像傻子吗?我要说是你,你后面肯定要让我不停的证明这一点,我玩了老命也得被你为难死,我要是说不是你,现在就得死!”女人,不管多大年纪,是美是丑,总会想尽办法为难男人。
  “呵呵,那你是想早死早超生啊?还是想要好死不如赖活着?你总得选一个啊!再说了,死法也多啊,根据你的回答,有可能是精尽人亡爽死在我身上,有可能是被我咬掉鸡巴痛苦而死,快点说!”
  这小半年时间里,我把我那原本骄傲优雅的老婆调教成了一个勾魂蚀骨的妖精。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玉足,美妙的身躯不断的在我身上若即若离的蹭着。
  “嘿嘿,男人嘛,打个比方说,小玲个子矮没你漂亮,这不算优点,可是也算得上是娇小可爱啊,林姐有点胖,可架不住人家奶子那么大啊!再说佳卉,各方面都不突出,但是那股闷骚的劲最有韵味。你大学也是学美术的,不知道断臂的维纳斯才是最唯美的吗?你呀,就是漂亮的太完美了,美的一点死角都没有。”
  老婆听了我拐弯抹角的恭维,心里既是好气又是好笑。而我说完,看她不但没吃醋还颇为满意,赶紧抱住她的脚,将一只白嫩的脚趾含进嘴里品尝一番,顺便打量着老婆。
  我老婆当然不是什么完美的漂亮,而且她之所以漂亮和常年的锻炼,美容,微整有很大的关联,每次看到她的美容账单,都能让我虚弱一整天,不过看着她都是当妈的人了,还保持的和少女一样,又总让我觉得这钱花的真值。
  “你呀,真是的,说说吧,你想让我送你点什么?”老婆说着话,抽回了脚,在我的裆部挑弄着。
  我被她挑的欲火焚身,起身朝她扑了过去将她抱在怀里:“随便,你送什么,我都喜欢!不过你这么撩拨我我可是忍不住了,说吧,怎么办?”
  老婆娇笑着,按着我的头把我往她胯下按,我却不料在她的下体闻到了一阵迷人的咖啡香味。我赶紧拔掉她的内裤,只见她菊花洗的干干净净还插这一个小巧的带着水钻的肛塞,香味也自然是从这里传出来的,阴道里塞着卫生棉条,摆明一副想让我干她后庭的样子。
  我调笑道:“嘿嘿,小骚货,我看是你的屁眼痒了,欠操了吧,还送我礼物,看你老公我今天不搞死你。”
  老婆却用手挡住我的脸,大声叫到:“你们快出来吧,再不出来我就真的忍不住了。”
  我听到老婆的话楞了一下,紧接着,就看到里屋里走出林姐和小玲两人人“Surprise!老公,你看我给你准备的生日Party,怎么样?喜欢吗?”老婆看着一脸惊喜的我,挑逗的问道。
  “你看看他,都傻了,姐姐来给你过生日了,开心吗?”林姐说着,挽着她老公郑大哥的胳膊,我立刻马屁奉上:“林姐,你今天穿这么骚,这么漂亮,不会你就是我的生日礼物吧?那我可得好好玩玩了,嘿嘿。”
  林姐今天也确实性感,穿着一件连体网眼衣,将她丰腴的肉体衬托的诱人致极,一对丰满巨大的奶子几乎要从网眼里溢出来。
  “大哥,那我们就不美吗?我们两也给你准备生日礼物了呢。而且为了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可真是下血本了”听这撒起娇来甜死人的声音就知道是小玲,我连忙跑过去,一手一个抱住她和她旁边的林姐,然后一人吻一下。奉承到:“美,都美,美的我现在就想干死你。”
  小玲穿了一件很是可爱的蕾丝睡裙,蓬蓬的白色纱裙刚好弥补了她身材不够火爆的缺点,却娇柔可爱的让人想强奸。
  “哈哈哈,什么礼物啊?都说说”我一听这说法,看来除了这个香艳的Party,她们会给我准备了,别的礼物。
  林姐在我怀里,豪放的用巨乳蹭着我:“我不就是礼物喽,唉,你大哥把我当礼物送你了,今晚姐的奶子你随便玩。”她一边说着,一边故意摆出一副哀怨的表情,那略带惆怅的样子,别有一番风味。
  老婆看着我急色的样子,轻轻打我一下,娇笑道:“好了,礼物在里屋呢,还不赶快进去看看,是我和小玲,还有林姐,郑大哥一起凑钱送你的。”
  我听了,连忙拉起三个没人,就往屋里跑,几个美女都被我急色的样子逗的娇笑不断,也跟着我走了进去。
  我开心的拉着她们走进里屋,看着眼前的一幕我既是感动的想要流泪,又是精虫上脑裤裆硬挺。直接房子里的圆床上,还绑着一个女人。
  老婆凑到我耳边说:“生日快乐,这是我们凑钱送你的生日礼物”然后轻轻的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
  只见圆床上的女人四肢被绑了起来,被绑出一个大字,她并非完全赤裸,而是带着眼罩和隔音耳罩,她的三点也被当了起来,但是却不是什么衣服或者是布料,而是三块不大不小的蛋糕,蛋糕女体盛啊!太有意思了!
  我环抱着老婆和小玲,走上前去仔细观察,床上的与其说是女人倒不如说是女孩,长相非常清秀可人,是那种所谓的初恋型美女。
  她神情很是紧张羞涩,但是她看不到也听不到,那种紧张和不安让那份青涩感更加可贵了。她身材偏瘦,乳房不大但是即便是隔着蛋糕也显得很是坚挺,皮肤非常好,白皙细腻。即便是这样淫荡的装扮,也遮挡不住那种浓浓的青春气息。
  小玲不紧不慢的脱着我的衣服,像我介绍:“这是送你的生日蛋糕,喜欢吗?哼哼,她叫苗苗,今年刚刚十八岁,挺清纯的,因为……她还是处女呢!呵呵呵……”
  挺着小玲的介绍,我不自觉的上了床,小心翼翼的用指肚体会着苗苗青涩的肉体,似乎是感觉到了我服抚摸,她紧张的皮肤紧绷,紧紧的咬着牙,随后又不停的深呼吸着。
  老婆也抚摸着苗苗,然后问我:“怎么样?喜欢吗?我们谈了好久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已经说好了,她身上的地方,今晚都是你的,这样的开苞费可不便宜,佳卉和小玲这次可是大出血了。”
  其实除了我老婆,我也没少给其他女孩开苞,我们这边生意场里有个讲究,如果生意不顺,时运不济,就要找个处女开苞转运,见红见喜,大吉大利。
  林姐用奶子在后面蹭着我:“都知道你现在新项目很重要,连家里的两个小骚逼都荒废了,这送你个小处女,祝你一帆风顺。你要是在这么下去,嘿嘿,你家这两个小骚货,我可要拐回家去给我老公了。”
  现在女孩子都很开放,很多都是很小的时候就和男朋友上了,再小点的基本上就是孩子了。所以合适年龄的处女也是越来越贵,尤其是能接受前后口一起开苞的,那可真是不便宜。
  小玲兴冲冲的拿起三根蜡烛,往女孩三个重点部位的蛋糕上各插一支。然后用打火机点上,林姐在一边把灯彻底关上,顿时房子里陷入黑暗,只剩下那个叫做苗苗的女孩在三只蜡烛的照耀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老婆抱住我说:“老公,许三个愿望吧!”
  “第一个愿望就是家人健康,尤其是宝贝儿你和小玲要越来越漂亮越来越迷人!”听了我的第一个愿望,老婆和小玲笑的很是满足。
  “第二个愿望就是希望我的新项目落地成功,事业更上一层楼。”这一条大家到是没什么反应,但是着却是我最为着急的。
  “第三个愿望嘛……我想等会用林姐的胸吃蛋糕,打奶炮,用小玲的屁股吃蛋糕玩臀交,我还要在我老婆的身上涂满奶油狂舔,我还要小玲和林姐含着奶油给我舔鸡巴……啊……”老婆见我越说越淫荡,越说越下流,越说越不正经,气的抓起我的手就咬。
  “好了,好了,毕竟他今天过生日,你就让他放肆一点,玩开心点吧,该吹蜡烛了”林姐搂过老婆打着圆场。
  可没想到我却更加无耻了,我吹了蜡烛,晃了晃手腕,淫笑着说:“你看,我老婆又送我一块手表,等会我得再给她一块怀表。林姐,你要不要也来一块啊?”
  “小王八蛋,光知道占便宜,白瞎了姐姐这个月老想着你呢”林姐这骚货一边骂着,一边用手挡着自己已经被我从衣服里扒拉出来的豪乳,那一对肥硕的巨乳这么被她用手一压,可更加诱人了。
  “呵呵,那我就陪我的骚姐姐一杯,就当赔罪。”我倒上一杯红酒,含着酒吻在林姐的嘴上,混着唾液用舌头一点点的度到林姐的口中。而林姐这骚货,也就矜持了一秒也就放弃了,用力的吸吮我口中的酒和唾液。
  我捉住她胸前那壮观的巨乳,然后从一边的蛋糕上揩下一大块洁白的奶油,一边品尝着红酒的芬芳和她柔软的舌头,熟练的吻技,一边双手搓动,在她的豪乳上均匀的抹上一层洁白的奶油。
  “林姐,我不客气了啊”说罢,我托起面前一枚雪白的奶油巨乳,对准乳头就嘬,然后贪婪的用舌头席卷着这枚巨大美乳上的每一丝洁白甜蜜的奶油。
  林姐这骚货自己也抬起另一边奶子,头一低,来了一出自取其乳,自己捉着自己的奶子,有滋有味的吸允了起来。还吃的挺带劲,不时发出“滋滋滋……”的声音。等我去舔另一边时,她又自己舔自己的另一边巨乳。老婆和小玲她们在一边起哄打闹更是助长我们两的兴致。
  “小坏蛋……嗯……你以为你占便宜了,告诉你,今天你的……嗯……你的粗鸡巴就是我们姐妹的了,我们要用全身上下把你的鸡巴玩一遍”
  “林姐,你这奶子能爽,嘴也能爽,屁股也能爽,全身上下都能玩啊,不过我还是最爱吃奶。”
  林姐得意的拖着奶子放到我面前让我吸允,豪爽的说道:“那可不咋的……嗯……就你这样的,姐能,姐能操八个。……啊……嘶……你倒是轻点啊,额……这么用力……啊……你小时候你妈…额…没给你吃奶啊……哦……,你……额……你可得试试我好姐妹虹虹……额……光用屁股就能给你臭鸡巴夹虚了……嗯……下次介绍你认识。”
  我嘴里含着巨乳,一边吃边说:“唔……好啊……不过今天,林姐……唔……我要把你奶水都吸出来,唔……”
  林姐温柔的在我腰上拧了一把,不疼,反而别有风味,她娇嗔说:“……嗯……坏弟弟……啊……你今晚还有个小处女呢……嗯……你只要……哦……只要不嫌弃姐……额……咱们来日方长……嗯……”
  “嘿嘿,好,那我先尝尝我的生日蛋糕。”我这才放开巨乳,看向床上的小处女。
  苗苗被她们用眼罩和隔音耳罩彻底的封闭住了视觉和听觉,而且还用静电胶带固定的死死的,根本掉不下来。本来如果封闭住视觉,听觉,味觉,嗅觉,就会让剩下的触觉高度发达,而苗苗又是个处女,本来就比较敏感。
  我再看苗苗,两个不大不小的乳房此时高高拱起,将蛋糕都顶了起来晃晃悠悠的随时要掉,四肢被固定的紧紧的却不由自主的挣扎着,青春粉嫩的俏脸红到了脖子,堵起来的小嘴不住的“呜呜……呜呜……”轻声呻吟。
  她的紧实的身躯兴奋的紧绷着,即便林姐和小玲没有碰她的阴阜只是吸舔玩弄她的大腿和腰肢,也让她的淫水顺着大腿根一个劲的往下流,打湿了床单。
  我趴在一旁仔细的观察着,亲了一口她充满弹性的柔嫩脸颊,贪婪的亲吻着她的脖子她的耳朵,肩膀,然后轻轻咬一口她乳房上的蛋糕,然后把她身上的蛋糕拿起来放到床头柜上,看着遍布奶油,不大不小却十分挺拔的奶子,忍不住拿起蛋糕上的黄桃,轻轻盖在她的乳头上,然后连黄桃带乳头一起含着嘴里,仔细的品味着黄桃,奶油,处女乳房的滋味。
  “唔……呜……唔……”随着我的吸舔,苗苗乳房上的奶油越来越少,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嘴里不断的穿了沉闷的呻吟。
  我用自己的嘴仔细的品味着她青春动人的纯洁处女身躯,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从嘴一路亲到她的脚尖,然后再从脚尖亲吻到她的阴户,她身上淡淡的沐浴露味道和过于紧张流出的一丝冷汗同时刺激着我的嗅觉和味觉,让我更加渴望大饱口福。
  我看着面前青春粉嫩的处女逼,中间一道粘稠的流水顺着紧闭的缝隙想想缓缓流淌,阴阜上浓密卷曲但却面积不大的阴毛被奶油染成了纯白色。我挖下一块奶油,轻轻的涂抹着,苗苗第一次被男人触碰到自己的私密部位,顿时不安的挣扎起来:“唔唔唔……呜呜呜……”
  不过对于我这个色鬼,她的挣扎更加让我心动。我张开大嘴,将她的整个阴户都放进嘴里,轻轻的,温柔的吸舔着她的阴唇,阴道口,阴蒂,尿道口,品味着每一个角落。而苗苗则是剧烈的扭曲着,“呜呜……呜呜……”的喊个不停,却也不知道是被她从未经历的奇妙快感而感叹呻吟,还是强烈的紧张恐惧让她想要逃离。
  她淫水的淡淡腥骚味配合上奶油的柔滑香甜,处女阴唇的柔嫩口感,融合成一种奇妙的滋味,让我不禁想起一句电影台词“这种淡淡的腥味,成功人士都喜欢!”成功不一点是指事业,能如此的品味一个处女健康的阴部,何尝不是一种巨大的成功?
  就在我沉醉在这色香味俱全的大餐中之时,我的鸡巴也被一个温暖所包裹住。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小玲躺在我的胯下,含住了我的鸡巴。
  “你吃你的,我们还有个节目给你准备好了,你就慢慢享受吧!”老婆也拉着佳卉过来,她扒开我的屁股,伸出自己柔嫩的香舌,在我的屁眼上舔几下,转几下,然后深深探入,而林姐也把自己的俏脸,凑了上去,含住我的阴囊,用手轻柔的按摩着汇阴。
  “啊……我期待这个好久了”小玲一直和我说,口交最大的享受就是三个女人,一个含鸡巴,一个毒龙,一个含阴囊,三管齐下,这一招叫做三联接口,也叫一屌三吃。
  我看着自己的胯下臣服着三个漂亮的脸庞,她们都张开自己美丽动人的嘴,将我的下体全部包裹住,人生最大的享受也不过如此了。
  小玲今天似乎也是为了让我尽兴豁出去了,她用手轻轻抱住我的胯向下压,将我的龟头慢慢含到喉咙里,用自己咽喉的强大吸允挤压力按摩着我的龟头,灵巧的舌头在我的阴茎上来回舔弄,口腔紧紧的贴着,随着她咽喉不住地动作,让我的鸡巴在她的口腔里轻微滑动,而她则是难受的不断流下泪水。
  林姐含着阴囊用舌头轻轻撩动睾丸,用手轻轻揉按着汇阴位置。而我老婆则是将舌头恨不得全部伸进我的屁眼,那条柔滑温热的舌头在里面轻轻搅动,一阵足以让人失去神志的快感从前列腺不断传来。
  而我在这种强烈的堪比高潮射精的快感之下,整个人都好像要飞起来一样。无力的瘫倒下来任由她们施展侍奉,只能下意识的将面前美妙的处女逼含在嘴里,大力的吸允着,品尝着,舌头也不由自主的伸了进去,几乎舔到了那一圈薄膜。
  林姐看着我们的好戏,招呼着老婆:“来,咱们姐妹也别光顾着他,给这孩子帮帮忙,让她尽快适应,毕竟女人一辈子的第一次,可得好好爽一爽,已经不是和爱人了,那就更得开心,免得留下遗憾。”
  说着,两个人一左一右,握住苗苗的两个奶子,温柔的揉按吸舔起来。苗苗瞬间身体抽搐着,双手握成了拳,两条粉嫩的腿下意识的蹬着,踹着。也就是这时,我能感到苗苗的情欲已经彻底觉醒,我顾不得再享受三人尽心尽力的口活,毕竟我的鸡巴已经在他们三人的努力之下重新硬挺了起来。
  我抬起胯把鸡巴从小玲的嘴里拔了出来,小玲也忍不住剧烈的咳嗽干呕几下,才用力的喘息着,看的我很心疼。
  不过我现在最主要的是给苗苗这个刚成年的小处女开苞,让她变成一个大人。
  我把龟头顶在苗苗的阴道口,她两片未经人事粉嫩依旧的阴唇搭在我的龟头上,而苗苗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鸡巴,有些害怕的往后缩了缩,但是却没有再挣扎,我猜,或许她也已经食髓知味,开始期待更多的快感。
  林姐凑了过来,拿出润滑油,往我的鸡巴上一倒看着我说:“多润滑润滑,这孩子还是第一次,你温柔点”又招呼其他几个:“咱们也都帮帮忙,别让她受太多罪。”说着,轻轻的抚摸着苗苗的头,给予她安慰,而苗苗也似乎稍微地放松了一些。
  老婆和小玲也都很听林姐的话,老婆吸允着苗苗的乳头,林姐含住另一个乳头,小玲则是乖巧的把头低下,轻轻的舔着苗苗的阴蒂。
  我把鸡巴轻轻往前一挺,慢慢的用龟头挤开她紧窄无比的阴道口,马上感到了那层阻止我鸡巴继续前进的薄膜。我停下动作,用手将苗苗的耳罩掀开一丝缝隙,让她能听得见的声音温柔的说:“马上就是大人了,祝你成人快乐!”说着,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我用力的一挺,那脆弱的处女膜终于破了。
  “唔……唔……”虽然已经十分润滑,她的身躯也已经足够兴奋,可是疼痛和不安还是让苗苗不由自主的大声喊着,挣扎扭曲着。当我的鸡巴进入这未经开发的秘洞时,苗苗的阴道黏膜开始猛烈收缩回应,本来就十分紧窄的阴道更加紧紧的将我的鸡巴箍住,但那收缩却向内收缩着,拉着我的鸡巴不断的往更深处前进。
  “唔……唔……”另外几个已经成熟的淫娃荡妇也更加猛烈的进攻苗苗的敏感地带,受到我们这一群淫男浪女的夹攻,苗苗完全无法抗拒,不停的摇摆着黑发。为快感或是痛惜而流出的眼泪顺着静电胶带和眼罩的边缘流下。
  “啊……好爽,今天开苞小处女,四飞四骚货,爽!”我一边赞叹,一边开始轻柔的抽送起来。而老婆再也忍不住,躺倒一边,用手指轻轻搓着自己的乳头,一手向下摸到自己淫水泛滥的骚逼,轻轻揉按阴蒂,大声浪叫出来:“啊……嘶……老公,老公,……嘶……你喜欢吗?喜欢今天的生日吗?……额……”
  我一边慢慢加快下身的抽动速度,一边回答老婆:“宝贝,我爱死你了,啊……你别急,等我把这个小处女全身开苞以后,我要把你全身都抹上奶油舔一遍。”
  说着话,苗苗似乎也慢慢的体会到了大粗鸡巴操骚逼的乐趣,开始晃动自己雪白娇嫩的下体往后送,健康青春的得很。
  我此刻真是心神俱醉,握着她的细腰,开始快速地抽插起来,嘴里还说着:“这小逼别看是个处,还挺骚的,这么快就学会了,以后一定能当个淫妇,就和林姐一样!”
  “咿……讨厌,你就会笑话姐,有本事你把鸡巴拔出来,看姐怎么给你夹烂了”林姐也忍不住了,抱住一边的老婆也开始虚鸾假凤玩了起来,甚至不嫌弃我老婆骚逼上还有月经血液的味道,对着阴蒂就舔。
  “哈哈,林姐,有本事你就用奶子把我鸡巴夹烂,等会我给她开后面的时候,我得先和你的奶子来一发!”
  两个雪臀此刻也配合着前后狂凑,淫液一直从她们的肉洞中不住流出,手指性器交合处早已一片淫湿,两个美艳肥嫩的鲍鱼把汁液往前挤。
  “行,没问题……哦……你姐今天奉陪到底了……啊……”
  屋里此刻不断的传来“啪……啪……”“滋……滋……”的交欢声音,或是我和苗苗跨间不断地撞击,或是林姐美鲍带着水不断的摩擦,或是我老婆用手指不断地在林姐和小玲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带出点点淫水,或是小玲卖力的舔着我和苗苗性器官交合处。
  “嗯……啊……哦……额……啊……”的浪叫呻吟声更加响亮欢快的演奏了起来,本是迷人的小床调,现在变成了呻吟浪叫大合唱,听得我浑身充满了无尽的欲望。
  我开始发狠地抽送,感觉鸡巴在苗苗的阴道里硬涨得不行,肉棒上沾满了苗苗流出的淫液和一丝丝血迹,湿淋淋的。火热的交合处一塌糊涂,处女的落红,淫水,和一点没舔干净的奶油混在一起。抽送之间,随着我的鸡巴满带着往佳卉娇嫩的处女逼里进进出出。
  苗苗不堪冲击,整个雪白的娇躯大字型躺在床上“唔唔……嗯嗯……”随着我鸡巴的操弄往前轻轻送上自己的嫩逼,迎合着抽插冲刺,扭动肉体。
  我见状毫不留情的向秘洞嘴深处插入鸡巴,不再用九浅一深或者旋转探路之类的技巧,只是用鸡巴快速的坐活塞运动。
  “唔……唔……唔……唔……”苗苗清秀可人的脸上做出真像快要死的表情,用呜咽声大叫,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本来就紧的阴道紧紧的箍住我的鸡巴,我连忙加紧抽送,捏住她的乳头揉搓,伴随着她疯狂的呜咽声,她的身躯剧烈的抽动,获得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性高潮!
  我拔出鸡巴,用小玲脱下的白色内裤擦拭几下自己的鸡巴和苗苗的逼,上面沾满了处女落红和淫水,以后可以留作纪念。
  我看着苗苗剧烈的喘息着,浅紫色的菊雏菊的褶皱也在收缩着。我见状不禁手指往上面划过,苗苗更加剧烈的抽搐起来,扭动肉体,我见状看到林姐和老婆也在玩奶油,从她们手上夺下一块,润了润手指,轻轻送入苗苗的小雏菊。
  我顺便,拉过在一边自慰的小玲,让她站在苗苗的上方,然后拿过一大块奶油直接糊在她的被人操的黑黝黝的骚逼上,然后扬起头把嘴盖上去,舌头伸入撩戳她。
  “啊……哥哥……啊……你现在好会舔啊……额……生日快乐……额……”这骚货双手竟伸到自已阴道口,把骚逼两侧的阴唇大大的用手指张开,好让舌头能够更深入她。
  “那就让我多尝尝你下面这道奶油拌黑木耳,……唔……真好吃啊。”我用舌尖搅拌着香甜的奶油和她留下的咸腥淫水,然后大口咽下。
  我又吃了几口,然后淫笑着说:“你们两个也过来,我要同时玩四个。”我拿起一块奶油,抹在林姐巨大的奶子上,然后放过小玲,吸舔几口奶油,又把老婆的美脚捉过来抹上奶油,舔了几口,然后左手按住老婆的阴蒂,右手插进林姐的骚逼。一手一个骚货,嘴里享用着伴着奶油的美脚,巨乳,黑屄,爽的快飞了。
  老婆用双腿夹着我的胳膊往自己骚逼按,手却还按着自己的奶子,用抹着奶油的美脚戳戳我的脸,浪叫着说:“老公我也爱你……啊……操我……啊……你喜欢就好……额……我的生日,你可……额……你可不许糊弄……额……”
  “你这个荡妇,操死你”我骂了一句,看着眼前的无边美景,揩起一块奶油,抹在鸡巴上,对着正前方的处女处女刺了进去。
  “啊……嗯……啊……哦……额……啊……”苗苗的屁股在我进去的瞬间用力的翘了起来,头紧紧的仰起,伴随着我不断的加大力度的抽送,苗苗浑身不停的哆嗦,娇喘声好像是在吸凉气一样,本来就很紧的菊花此时更是紧紧的箍着我的阴茎,一对丰臀极具弹性,简直就像弹着我的大胯好让我下一次的冲击更加猛烈。
  我一边温柔的抽送鸡巴,一边松开嘴里的奶油拌黑木耳,亲一口奶油美脚,嘬一口奶油巨乳,才说道:“今天我过生日,你也成人了,今后你就是个女人了,好好享受吧,哈哈哈!”
  此时的苗苗只能无助的尽量的张开大腿,以期望减轻这种感觉,可这却更加方便我的鸡巴能更深入她的菊花深处。我看着她下体糊满了洁白的奶油,尤其是屁眼更是变成了纯白色,粘腻的奶油随着我鸡巴的进进出出在肛门口堆成了一圈。
  随着渐入佳境,苗苗开始浪叫起来“唔……呜……唔……”这时的我也开始急速抽送,而且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我也快坚持不住了,把老婆的美脚放在小玲的黑屄上,一口一口的舔着。
  “……唔……啊……我……”随着我把精液射进她的子宫,又大力冲刺几下,苗苗也迎来了人生第二次高潮和第一次被男人射入体内。
【完】